聖經中的鳥類(Birds)

聖經記載天主在第五天造了空中的飛鳥(創1:20-21),是為有生動物之始。而聖地的飛鳥自古至今非常之多......

聖經記載天主在第五天造了空中的飛鳥(創1:20-21),是為有生動物之始。而聖地的飛鳥自古至今非常之多。以民對鳥類生活之觀察亦非常之清晰,知季候鳥類來去之期(耶8:7),鷹類養育幼雛之智(申32:11),離巢雀鳥之可憐(箴27:8);小鳥之膽怯(依10:14),鳴吟於枝葉叢生處(詠104:12),擇適宜之所而宿(詠104:17),其飛翔之態(出19:4;申32:11-12),悅耳之歌(訓12:4),無不為以民所盡知。約伯傳作者的「飛鳥讚」,更是美妙絕倫。他詳細描述駝鳥的生活習慣(約39:13-18),鷹的智慧(39:29),兀鷹的宿處,及其如何教幼雛吮吸戰場上傷亡者的血液(39:27-30)。其次達味聖詠上,以鳥類為題材的地方亦頗多,他亦是一位大自然的愛好者。且遠在申命紀時代即有保護雀鳥之法令(申22:6-7)。

梅瑟是以民的立法者,為了人民的衛生健康,將鳥類分為潔與不潔,即可食與不可食者,為此將不潔鳥類詳細列出(肋11:13-19;申14:11-20)。梅瑟對鳥類潔與不潔之分,以何種特徵作標準,不得而知。學者們大都相信:梅瑟以鳥之本性有劫掠捕奪其他生物為食與否,作為標準;或者食其肉合乎衛生與否為依據;其次很可能也有宗教的成份在內,蓋埃及有對一些走獸、家畜及鳥類崇拜的習俗,可能梅瑟為避免這種弊端,而將鳥類分成潔與不潔。今為讀者方便起見,將聖經上的鳥類列表於下及講解。

聖經中的鳥類一覽表:

1、白鷲(Osprey)

是一種鷹屬鳥,脊椎動物,產於埃及,在歐洲的中部及北非洲亦可見到。貪食,以捕食小動物為生。但性懶,不能捉食活動物時,則以死動物的屍體為滿足,故此對人類的衛生及傳染病的控制,亦不無益處。在聖地時常可見,尤其在春夏秋三季中,冬季則少見。就是因為這種鳥吃食死屍,被梅瑟列入不潔之鳥,其肉不可食,更不能作為祭品(肋11:18;申14:17)。

2、鷹、兀鷹(Eagle)

是屬猛禽中最厲害的一種,在聖經上如其他鳥類,被視為不潔動物。它翱翔天空,快速敏捷,莊嚴可畏,謹護幼雛。在舊約及新約中,不時取來作不同的象徵。它的種類頗多,幾乎全見於巴力斯坦。最主要的算是太陽鷹,它的希伯來名「乃舍爾」(Nesher)亦指其他的猛禽,卻不可混為一談。它是聖史若望的象徵。(申14:12;28:49;32:11;約39:30;默4:7)。

3、蒼鷹(Falcon)

蒼鷹,俗稱老鷹,與楚辭天問的「蒼鳥」同。在肋11:16和申14:15被列為不潔之鳥。約39:26則記述它,在時期一到,便展翅振翼而飛還南方,即造物主給它指定的地方。飛禽學家更細闡該鳥是髭兀鷹(Cypactus Barbatus),其頭頸有羽毛,形似鷲,鼻孔被長剛毛,嘴下亦垂有總狀之剛毛。體長約三尺半。饑時則攻擊他動物。嗜腐肉及骨髓。捕得之物,常攜至高空,使墜斃而食之,其食龜之法,亦如此碎其硬甲。

4、隼(Vulture)

隼,類似鷹,屬猛禽類,聖經內把隼列於不潔之鳥類中。故禁止吃食(肋11:14;申14:13)。

老鷹怎樣守候自己的窩巢
飛翔在幼雛之上
上主也怎樣伸展雙翅
把他背在自己的翼上

小梟被作為基督來臨前黑暗的象徵
也用來象徵在黑暗中徬徨的無信仰者

5、小梟(Athenenoctua)

梟(申14:16),即貓頭鷹,被認為可預示事件而成為智慧的象徵。另一方面,它們在夜間活動且發出不祥之聲,亦成為與神秘和超自然有關的象徵。它們神秘的習性、安靜的飛行和令人不安的叫聲使其成為世界上許多地區迷信甚至恐懼的對象。在中世紀,小梟被作為基督來臨前黑暗的象徵;更進一步被用來象徵在黑暗中徬徨的無信仰者。

6、白鷺(Egretta garzetta)

白鷺(肋11:18;申14:16)中型涉禽,屬於鷺科白鷺屬。全身羽毛白色,生殖期間枕部垂有兩條細長的長翎作為飾羽,背和上胸部分披蓬鬆蓑羽,期後消失。細長黑喙;黑腿,黃腳掌;叫聲:於繁殖巢群中發出嘎嘎嘎叫聲。春夏多活動於湖沼岸邊、水田、河岸、沙灘、泥灘及沿海小溪流,成散群出現。

7、鴿子(雛鴿)(Dove)

聖經上不時提到野鴿子,且有不同的種類(歌2:14;耶48:29;則7:16)。由考古學亦可知道牠們遠在很久之前已被人養作家禽(創8:8-12)。在以民的祭禮規定上,斑鳩或雛鴿,是惟一可以作為祭品的鳥類(創15:9;見申32:11;肋1:14;5:7):為產婦的取潔(肋12:6-8;見路2:24),為患淋病的男人或癩病人愈後第七天應獻的祭品(肋14:22,30;15:14,29),亦為還「納齊爾」願的人的祭品(戶6:10),多次為窮人所獻的祭品(肋5:7,11)。鴿子既然有如此大的用處,且是窮人亦能備置的祭品,我們可以想像到,在巴力斯坦鴿子是最普遍的家禽,考古學家亦在聖地——塔特辣及桑達哈馬廢址發現了很大的養鴿籠,有的竟有兩千巢穴之多,由此可見一斑。因為牠用於祭品的機會特多,格外是在以民歷史的後期,竟成了一切來耶京朝聖者的主要祭品,故此在聖殿的走廊中,有不少作賣鴿子生意的人(瑪21:12)。

鴿子的象徵意義:鴿子多次是以民詩歌取材的對象,牠們的飛舞象徵勝利歸來的軍隊(詠68:14),「厄弗辣因像愚蠢無知的鴿子,一時求救埃及,一時又投奔亞述」(歐7:11)。牠咕咕的叫聲似人之悲鳴(依38:14;59:11;則7:16;鴻2:7),人羨慕牠迅速的飛翔(詠55:7)。牠的眼睛是愛人眼睛的象徵,生動有力,悅樂人心。斑鳩咕嚕咕嚕的叫聲,猶如愛人的情語,因此「我的愛卿,我的鴿子」有同樣的意思(歌1:15;2:14;4:1;5:2;6:9)。在新約中耶穌讚美這種可愛動物的單純(瑪10:16)。耶穌受洗之後,聖神彷彿鴿子從天降下,停在耶穌身上(若1:32)。

8、烏鴉(Crow)

按梅瑟法律,一切烏鴉都是不潔的(肋11:15;申14:14)。烏鴉被先知指為「猶如神衹的無知與無能」(巴6:53)。在中東是很普通的鳥,很古以來,人即知道牠的存在,在埃及並有為烏鴉建立的紀念碑。在聖地竟有六種,牠的顏色是漆黑的(歌5:11)。古時的水手多帶有烏鴉在船上,以辨認陸地的方向。這種習俗亦見於洪水滅世的描述(創8:7)。厄里亞先知逃難時,上主打發一隻烏鴉來養活他(列上17:4,6)。烏鴉多群居於曠野(依34:11),牠的幼雛貪食無厭(約38:41;參見路12:24;詠147:9;箴30:17)。

耶穌曾讚美鴿子可愛單純:
「所以你們要機警如同蛇,純樸如同鴿子。」

厄里亞先知逃難時
上主打發一隻烏鴉來養活他

9、海鷗(Gull)

在聖經上被列為不潔的動物(肋11:16;申14:15)。由這一點就可以斷定牠是一種吃食腐肉,或捉食其他動物為生的一種兇殘水鳥。在加里肋亞湖中有不少這種水鷗,牠們不只以捉魚為生,更攫食其他的小鳥、鳥蛋及各種昆蟲,且有時在垃圾中覓食,故被梅瑟視為不潔之鳥。

10、雄雞(Cock)

是印度出產的一種動物。在撒羅滿時代,可能已由巴比倫及波斯而進入了聖地(列上10:22)。聖經上有兩個不太清楚的名詞,許多學者譯作雄雞,思高譯本亦然(箴30:31;約38:36)。耶穌論及他的再臨(谷13:35)及伯多祿背主時,曾提到「雞鳴」(瑪26:34,74-75),馬爾谷更清楚的指出夜間的雞鳴有兩次(谷14:30,68,72)。考古學家基於他們在米茲培(見蘇18:26,即今之納斯貝(Tel-Nasbeh)廢墟)及基貝紅考察挖掘的結果,已肯定在舊約時代的巴力斯坦已有了雄雞。

耶路撒冷!耶路撒冷!
......我多少次願意聚集你的子女
有如母雞把自己的幼雛聚集在翅膀底下
但你卻不願意!

狐狸有穴,天上的飛鳥有巢
但是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

11、雁(Ciconia)

這種鳥名只兩次見於聖經(依38:14;耶8:7)。學者們都不敢確定牠是甚麼鳥,有些學者以為牠是一種燕子。希臘譯本只將其音譯,由此可見譯者當時不知所指為何。思高譯本一次將之譯作雁(耶8:7),一次譯作燕子(依38:14)。

12、鴟鴞(Strigidae)

鴟鴞科的物種俗稱貓頭鷹(詠102:7;依13:21),在聖經上被列為不潔的動物,們的大眼睛只能朝前看,要向兩邊看的時候,就必須轉動它的脖子。貓頭鷹的脖子又長又柔軟,能轉動270度。由於是夜間出來捕食的猛禽,因此聽力顯得特別重要。貓頭鷹的頭骨不對稱,兩隻耳朵不在同一水平上,有利於根據地面獵物發的聲間來確定獵物的正確位置。

貓頭鷹是全世界分佈最廣的鳥類之一。除了北極地區以外,世界各地都可以看到貓頭鷹的蹤影。貓頭鷹的窩有的築在樹洞裏,有的築在岩石縫中,有的築在地面上,還有的築在仙人掌中。各種貓頭鷹下的蛋都是白色的。貓頭鷹完全依靠捕捉活的動物爲食。獵物的大小視貓頭鷹的體型大小而定,小到昆蟲,大到兔子都有。

13、鴟鵂(鴟梟)(Screech-owl)

是一種不適宜生活於寒帶地區的飛禽。牠的種類竟有三十種之多,其特徵是大都具有細長向下彎曲的嘴,以爬蟲為其主要食品,格外喜食長蟲,故被人視為有益的鳥。古時多見於尼羅河上流、下流及三角洲一帶,現在只見於尼羅河上游及蘇丹地區。考古學家發現牠們的一些古彫刻及木乃伊,有一種竟是埃及宗教上崇拜的對象,稱之為「聖鴟鵂」。牠的身體呈白色,頭及尾呈黑色。梅瑟可能基於牠們所食者為爬蟲、長蟲,又是邪神敬禮的對象,故將之列入不潔的鳥類中(肋11:7;申14:16)。

14、孔雀(Peacock)

據一般學者的意見,可能是希伯來文中的外來語,只一次見於聖經。又按照許多古譯本的釋意,應作孔雀解(此字不見於希臘譯本)。當時撒羅滿與希蘭王合夥造船航海,自塔爾史士(可能就是古時腓尼基人在班國南部瓜達爾幾維河入海處的達爾得索城及海港)運來聖地的貨物中,除了金、銀、象牙和猿猴之外,亦有這裡我們所討論的孔雀(列上10:22;編下9:21)。

15、鵰(Aquila)

雕是大型猛禽,體型粗壯,爪彎曲度大,後爪通常較內爪稍長。翅及尾羽長而寬闊,扇翅較慢,棲息于高山曠野、山麓丘陵、河流、沼澤濕地,或森林附近草原地區。善於隨著高空上升的氣流,展開寬闊的雙翅和扇形尾羽。可長時間在近山區的高空盤旋翺翔,或沿著山脊乘風作直線的快速滑翔;在高空盤旋時,依賴敏銳的視覺,能清晰窺伺地面獵物的活動,然後用粗壯的腳和銳利的爪向獵物發動突然襲擊,捕獲後將獵物撕裂吞食。能捕食野兔,蛇,幼畜等大型動物,也嗜食鼠類。聖經上將之列入不潔之鳥類中(申14:13)。

16、夜鷹(Short-eared Owl)

按動物學上的解釋:夜鷹屬脊椎動物,鳥類,鳴禽類,夜鷹科,體大如鳩,頭嘴扁平,呈三角形等,晝伏夜出,以蚊蟲白蟻等為食。聖經上將之列入不潔之鳥類中,故其肉不可食(肋11:16; 申14:15) 。但是否確係這種鳥,則很難斷定。蓋猶如聖經中所提及的其他為鳥類,大都用民間所通用的名稱,而不是科學的術語名稱。但可以斷定的是,它應是一種鷹屬鳥,因捉食昆蟲或腐肉垃圾而被視為不潔的。

17、鶚(Black Vulture)

原文作「Peres」,希臘文譯作「Gryps」,拉丁文譯作「Gryphus」,見肋11:13。在聖經上被列為不潔的動物(申14:12),究指何種猛禽,很難決定。近代譯者有譯作兀鷹的,有譯作羌鷲的。總之,不外是屬於鷹類,或與鷹類相似的一種猛禽。

18、鳶隼(Kite)

猛禽類,屬鷹科的一種飛禽,上嘴勾曲,翅長尾短,喜捉食蛇、蜥蜴、鼠、魚等,且無鮮腐之分。故梅瑟法律視為不潔之鳥(肋11:14;申14:13)。聖地確有此鳥,為季候鳥,冬季飛來地中海及死海沿岸,或南部的乃革布過冬。

19、塘鵝(Horned Owl)

是一種兩棲動物,屬鳥類,既可生活於水中,又可生活於陸地,甚至在曠野中猶可生存(依34:11;索2:14;詠102:7)。喙下有食包,可將食物重吐出以餵幼雛,是以有奧斯定的「塘鵝剖胸以哺幼雛」的說法。在埃及古宮中的雕刻及壁畫上屢見不鮮。尼羅三角洲地帶,更有成群的塘鵝居住著。聖經視之為不潔鳥,其肉不可食,更不可作祭品(肋11:18;申14:17)。

鳶隼為季候鳥
冬季飛來地中海及死海沿岸
或南部的乃革布過冬

聖奧斯定論基督的聖體聖事為
「塘鵝剖胸以哺幼雛」的說法

20、白鷲(Osprey)

是一種鷹屬鳥,脊椎動物,產於埃及,在歐洲的中部及北非洲亦可見到。貪食,以捕食小動物為生。但性懶,不能捉食活動物時,則以死動物的屍體為滿足,故此對人類的衛生及傳染病的控制,亦不無益處。在聖地時常可見,尤其在春夏秋三季中,冬季則少見。就是因為這種鳥吃食死屍,被梅瑟列入不潔之鳥,其肉不可食,更不能作為祭品(肋11:18;申14:17)。

21、蝙蝠(Bat)

蝙蝠,以其形狀似鼠,故我國也有飛鼠之稱。本屬哺乳動物,但由於牠能飛行,故聖經上把牠列於飛鳥類,而且屬不潔之鳥類,故禁止以民食其肉(肋11:19;申14:18)。又按依2:20的記述,謂默西亞時代,人將把他所製的金銀偶像拋諸鼴鼠和蝙蝠,意即將偶像棄於不潔之物的居處。

22、鷓鴣(Partridge)

是一種屬於雞類的禽鳥,甚多見於美索不達米亞平原及猶大曠野間,喜藏於崎嶇不平的地帶。在聖地發現有的鷓鴣巢穴竟有蛋達二十六隻。達味前半生所過的是牧童生活,故此對鷓鴣是相當熟悉的,無怪乎他曾哀嘆撒烏耳之迫害自己,猶如獵人捕捉鷓鴣(撒上26:20)。耶肋米亞先知也說:「誰不以正義積聚財物,就像一隻鷓鴣孵化不是自己產的卵,中途必要拋棄」(耶17:11)。德訓篇以被誘進樊籠裡的鷓鴣來比驕傲人的心(德11:32)。其次,聖經上有些地方雖然沒有明明指出,但卻暗指鷓鴣及它的生活習慣(見依10:14;16:2;箴27:8)。

23、鵪鶉(Quail)

是一種季候鳥,春秋之交有大批的鵪鶉經歐洲地中海沿岸,西乃半島及巴力斯坦飛向非洲過冬,而在春天三月間,再經上述地區飛返原地。此鳥身體肥胖笨重,經過一段長途飛行之後,多疲倦不堪,可以手捉,此即以民在西乃曠野裡所捉食的鵪鶉(出16:1-13;戶11:13-34),其肉鮮美可口,人人喜食。雖然有人不以以民捉食鵪鶉之事為聖蹟,但按聖經上的記載,可以證明誠屬奇蹟(詠78:27-31;105:40;智16:2;19:20)。因為鵪鶉之過西乃半鳥,雖屬自然現象,但是為捕捉它們卻是在天主所指定的時刻,預先報告它們的來臨,及來得這樣眾多,實非自然現象所可以解釋的。

德訓篇以被誘進樊籠的鷓鴣來比驕傲人的心

以色列民在西乃曠野裡所捉食的鵪鶉

24、禿鷲。鷲(Bearded Vulture)

是一種鷹屬食肉的鳥,可能生活於水中(?)。按聖經的記載似乎是一種屬於不潔鳥類之一(肋11:13),但學者們不敢確定,有人謂它就是約39:26所說的鷹。思高版在申命紀譯作禿鷲(申14:12)。

25、鸕鶿(Fisher-owl)

關於這種鳥名的翻譯,學者們有許多不同的意見,再加上聖經所用的大多數動植物名並非科學的術語,而只是民間的通俗稱呼,是以很難斷定它確是甚麼鳥。本來按原文及古老的希臘譯文,它應是北極地帶的一種水鳥。但這種鳥在聖地是不可能生存的,故此現代的學者,多主張其所指應為鸕鶿,此鳥大略像烏鴉,羽毛黑色,有綠光,嘴長,善潛水捕魚,俗名叫「小烏鴉」或「魚鷹子」,多見於加里肋亞湖及約但河畔,被梅瑟列入不潔的鳥類(肋11:17;申14:17)。

26、駝鳥(Ostrich)

至少至1885年在摩阿布地區仍有人見到鴕鳥,但現已絕跡。是一種不潔鳥(肋11:16;申14:15),有人以為梅瑟之所以將牠例入不潔之鳥類中的原因,除了是基於民族衛生及社會理由之外,亦是在提醒以民應放棄過去的遊牧生活,而開始過定居的生活,因這種鳥喜居於無人的荒野地區(依13:21;34:13;43:20;耶50:39)。駝鳥有美麗的羽毛,但牠的性格卻是冷酷的,將蛋留棄在沙灘上,任人獸踐踏,又苛待幼雛(約39:13-18;哀4:3)。他的叫聲簡直是悲鳴(米1:8)。

27、鸛(Heron)

似是一種不潔的飛鳥(肋11:19;申14:18),其名有「虔誠者」之意。希臘本及拉丁通行本的譯文,都不太準確,思高譯本譯作鸛(肋11:19;申14:18),或者鶴(詠104:17;耶8:7;匝5:9)。有成群的鶴居住在聖地的約但河畔,色有白黑,黑者體積極小。聖詠上說它居在樹梢(詠104:17)。是一種季候鳥(耶8:7),其翅巨大(匝5:9)。

28、戴勝(Hoopoe)

是一種為梅瑟法律視為不潔的鳥(肋11:19;申14:18),故其肉不可食,更不能作為祭品,且是一種季候鳥,每年三月初飛來聖地至初冬時又飛去,其形狀似杜鵑,喙長而呈勾形,頂有冠、以爬蟲為其主食,巢穴甚穢,可能就是基於這兩點,而被梅瑟列入不潔之鳥類,但在埃及卻被視為聖鳥。

29、肥禽(鵝?)不詳。在聖經上只出現一次(列上5:3)。

30、燕子(Swallow)

聖經上有兩個不同的名詞用來指這種鳥,但學者仍未能確定所說,是否就是我們日常所見的燕子。思高譯本一次譯作「雁」(耶8:7),一次譯作「燕子」(依38:14),就是這種懷疑的結果。聖經上提及燕子一去無蹤的飛馳(箴26:2),為幼雛造巢的勤勞(詠84:4),燕子的呢喃(依38:14),按照季候而飛遷。

31、斑鳩(Turtle-dove)

是一種鴿屬的季候鳥(耶8:7)。聖經多次提到它,多被用作祭品(創15:9;肋1:14;5:7,11),如取潔祭祭品(肋12:6,8;14:22,30;15:14,19;戶6:10),格外是窮人奉獻的祭品(路2:24)。因其性情善良,在詩歌上被稱為「上主的斑鳩」(詠74:19)。

聖經上提及燕子的特性:
一去無蹤的飛馳
為幼雛造巢的勤勞
燕子的呢喃
和按照季候而飛遷

聖經多次提到斑鳩被用作祭品
格外是窮人奉獻的祭品
性情善良在詩歌上被稱為「上主的斑鳩」

 

© 2024 董思高聖經中心.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