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里哥(Jericho)

耶里哥城有「月神之城」的意思。耶里哥城在聖經上佔有很重要的位置,是若蘇厄過約但河後,所佔領的第一座重要的巴力斯坦城市(蘇6章)......

耶里哥城有「月神之城」的意思。耶里哥城在聖經上佔有很重要的位置,是若蘇厄過約但河後,所佔領的第一座重要的巴力斯坦城市(蘇6章)。它在約但河之西,位於本雅明支派的邊界上(蘇18:12),屬本雅明的城市(蘇18:21)。厄里亞先知將權柄傳授給弟子厄里叟的地方,也與耶里哥及約但河有關(列下2:4-5,15)。

耶里哥本無甚出產,因水質太壞,直至厄里叟將它的水泉變成好水之後,農作物才茂盛(列下2:19-22)。猶大王漆德克雅被拿步高的軍隊即在耶城附近被逮捕(列下25:5; 耶39:5; 52:8)。充軍之後有345人歸來居住在此城中(厄上2:34; 厄下7:36)。巴基德曾在此建築防禦工事(加上9:50)。息孟被殺於此(加上16:11等)。新約裡耶穌在此顯過治好瞎子的聖跡(瑪20:29-34; 谷10:46-52; 路19:35-43)。應邀去稅吏匝凱家中吃飯(路19:1-10)。耶穌所講的慈善的撒瑪黎雅人的比喻,取材於由耶京至耶里哥的途中(路10:30-35)。這段路程,有28公里之遙,它距約但河有11公里。

耶里哥城的考古:考古學者本一致同意舊約時代的耶里哥城,應在現今的城之西北2公里處的蘇耳坦廢墟。在此處第一次的挖掘,始於1907年,第二次在1930年。兩次考察的結果,大致可說證實了該地即是若蘇厄所佔領的耶里哥城。但另一方面,卻仍有不少學者懷疑及爭論這兩次考古的結果及價值。於是為了解除疑難,1952-1957年間,著名考古學者肯尼翁(K.Kenyon)小姐,再作第三次的細心考察,其結果竟大出許多學者們的意料之外,蓋前次發現的古城,竟比若蘇厄時代早1000年。非但如此,更有甚者,是自公元前1500-1200(以色列民進入聖地時代),及1100-800(達味王朝時代),在耶里哥竟無人煙遺跡的發現,就是有,也祇是人煙稀落,這也可能是因了腐蝕作用而已完全消滅。

故此,問題好似忽然變的十分嚴重起來,蓋聖經上有聲有色地描寫的耶里哥戰爭(蘇6:15-25),竟毫無遺跡可尋!故此,有些學者似乎為保護聖經的歷史性,謂希克索斯人於1600年建的耶里哥城至1200年仍在,而以民攻陷的,就是這座城市。這種說法的弱點,是考古學最寶貴的資料—陶器—竟不見於這一時代。故此這一說法無堅固的基礎。如此惟一解決的辦法是學者們的再事努力,(有人提議在它近處另行挖掘),尋求事實的證明。

「到了第七天,早晨黎明時,他們起來照樣圍城轉了七遭。惟獨這一天圍城轉了七遭。」(蘇6:15)

「這城和城中所有的一切都應完全毀滅,歸於上主。」(蘇6:17)

目前這一無法解決的難題,我們相信終有一天,會因著考古學者們的苦心鑽研,與聖經學者們的合作,會得到圓滿的答案。但是若說,既然沒有發現事實的證明,故此聖經攻佔耶里哥的描寫完全是假造及幻想的,則我們不敢苟同;蓋一來學問是無止境的,今日的難題,很可能祇有在將來的明天,才可以得到解決;二來聖經上那種對於攻佔耶里哥戰爭的描寫是如此的生動有力,活潑有色,仔細詳盡,使人猶如身臨其境,若無一客觀的真正事實在先,只憑幻想虛構,恐怕是作不來的。當然很明顯的,作者在描寫此段事蹟時,盡其力來強調了天主的作為:沒有天主替以民作戰,如此堅固的城市只憑以民自己的力量,是很難攻下的。

雖然在耶里哥的考古學上,我們很不幸的遇到這種目前難以解決的問題,但另一方面,其考古本身的價值是偉大輝煌的,蓋肯尼翁小姐證實了耶里哥不祇是巴力斯坦最古老的城市,而且也是全世界人類,至今所發現的惟一最早的文化城市,至少在公元前6800百年,已有人煙存在,建有城牆及廟宇。這一功績實不可泯滅。

 

© 2024 董思高聖經中心.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