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花果(Fig)

聖經常把無花果或無花果樹用來做比喻。耶肋米亞將被放逐的忠心猶大人比作一籃上好的無花果,是初熟的無花果,通常人們會趁其新鮮食用。被放逐的猶大人當中的不忠分子則被比作壞的無花果.....

無花果是屬於桑科的一種落葉灌木,葉大,普遍為三裂或五裂,幹高丈餘。盛夏時節的中東地區,樹蔭非常稀有。任何能够為人遮擋烈日的樹都叫人艷羨不已,尤其那些長在屋前屋後的樹。在巴肋斯坦聖地,沒有甚麽樹能比枝繁葉茂的無花果樹提供更好的蔭涼了。無花果樹的樹蔭據説比帳篷裏更清新宜人,更能解除困乏。在以色列古代,生長在葡萄園角落裏的無花果樹為園裏的園丁提供了理想的休憩之所。在漫長炎熱天氣下,一家人可以在屋前屋後的無花果樹下歡聚聊天。此外,無花果樹還為主人帶來豐饒而富含營養的果實。自撒羅滿的時代起,坐在自己的無花果樹下就象徵着和平、富饒、多産(列上4:24,25)。大先知梅瑟描述上主許諾之地盛産「無花果」(申8:8)。十二個探子把無花果及其他水果帶回以色列營地,證實那的確是一塊富庶的土地(戶13:21-23)。

無花果樹適合大多數土壤,由於根系發達,它能熬過中東一帶的乾旱長夏。這種樹的奇特之處在於6月即可採摘一批初熟的無花果,從8月起還能有更多的收成(依28:4)。以色列人通常把第一批收成當作時令鮮果,把第二批曬成乾果,供整年享用。曬乾的無花果可以壓成圓餅,無花果餅既營養豐富又美味可口,且便於收藏。阿彼蓋耳送給達味二百個無花果餅,作為逃亡者最理想的食物(撒上25:18,27)。無花果餅還有藥用,人用一塊無花果餅作膏藥,貼在希則克雅王性命的毒瘡上。當然,希則克雅王得以痊癒,主要是因為上主施恩(列下20:4-7)。最好的無花果乾來自小亞細亞的卡里亞(Caria),卡里亞遂成為無花果乾的拉丁名字。她曾是古代小亞細亞西南海岸址的一座小城,位於現土耳其村莊熱爾(Geyre)附近,這地區仍然出産優質的無花果乾。它的吃法可以生吃,乾食或作成無花果餅而食,並可用來作藥材(見列上5:5),或者釀成無花果酒來飲。在以色列人的飲食中,無花果不可或缺。既然如此,如果無花果歉收,就被視為災難,是與天主的懲罰有關(歐2:12;亞4:9)。先知哈巴谷説:「縱然無花果樹不發芽,葡萄樹不結實,橄欖樹一無所產,麥田不出產食糧,羊棧內沒有羊,牛欄中沒有牛,我仍然喜樂於上主,歡欣於我的救主天主。」(哈3:17,18)。

在舊約中,原祖犯命之後,躲於無花果樹下,並以其樹葉來遮羞(創3:7);偵探自許地返回後,將客納罕地描述為滿佈葡萄園、橄欖樹及無花果樹的地區,三者皆為聖地的主要出產(戶13:23; 20:5; 申8:8; 見民9:10)。它的嫩芽報告春之將至(歌2:13; 瑪24:32)。一年有兩次的收穫,第一次在六月,稱之為早熟的無花果,第二次在八月至十月間(見瑪24:32)。它的青枝綠葉是以民歌舞昇平,國泰民安的象徵(見列上5:5; 列下18:31; 20:7; 依36:16; 米4:4; 匝3:10);相反的,它的乾枯毀滅則是上主懲罰及詛咒的表徵(見依34:4; 亞4:9; 岳1:7, 12; 耶5:17; 8:13; 詠105:33; 鴻3:12等)。聖經常把無花果或無花果樹用來做比喻。歐瑟亞喻以色列民猶如上主在曠野中發現的一棵無花果樹(歐9:10),耶肋米亞將被放逐的忠心猶大人比作一籃上好的無花果,是初熟的無花果,通常人們會趁其新鮮食用。被放逐的猶大人當中的不忠分子則被比作壞的無花果,不能食用,只好扔掉(耶24:2,5,8,10)。

以色列的農場大多在園裏種植無花果樹,如果樹不結果子,他們就會把樹砍掉,燒成灰燼以作肥料。在耶穌那個時代,果樹是要課税的,所以不結果實的樹也是令人厭棄的經濟負擔,因為沃土勝黃金,浪費在沒有出産的樹上太可惜了。在關於不結果實的無花果樹的比喻中,耶穌表明天主對以色列民族是怎樣的恆久忍耐:主人在葡萄園裏栽了棵無花果樹。有三年的時間,這棵樹上結不出一個果實,主人就打算把它砍掉。但是「園丁回答說:主人,再容它這一年罷!待我在它周圍掘土,加上糞;將來若結果子便算了;不然的話,你就把它砍了」(路13:8,9)。耶穌説這個比喻的時候,已經在以色列人中傳道三年,努力培養他們的信心。耶穌努力傳教工作,為以色列民族這棵象徵性的樹「厚施肥料」,讓他們結出果實來。然而,在耶穌死前一週,這個民族表明已經拒絶了默西亞(瑪23:37,38)。

後來耶穌再次用無花果樹來比喻這個靈性上已壞死了。在他死前四天,他在從伯達尼到耶路撒冷的路上看見一棵無花果樹。這棵樹有茂密的葉子,卻連一個果子也沒有。由於初熟的無花果是和葉子一起長起來的,有時甚至早於葉子,這棵沒有果子的樹顯然毫無益處(谷11:13,14)。虛有其表的以色列民族,一如看似茁壯卻沒有出産的無花果樹,即沒結有信德的果實,到最後還拒絶了天主的親生兒子。無花果樹的乾枯毀滅則是上主懲罰及詛咒的表徵 (依 34:4; 亞 4:9; 岳 1:7,12; 耶 5:17)。第二天,門徒發現被耶穌咒詛的那棵不結果實的無花果樹已經枯萎了。這棵乾枯的樹充分表明,天主將要棄絶以色列人,不再把他們當作自己的子民(谷11:20,21)。

耶穌也用無花果樹作比喻,來闡述關於他的臨在:「你們應該由無花果取個比喻:幾時它的枝條已經發嫩,葉子出生了,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同樣,你們幾時看見這一切,你們就該知道:他已近了,就在門口」(瑪24:32,33)。無花果樹的葉子是鮮綠色的,人一看見就可以肯定夏天來了。同樣,福音所載的耶穌的重大預言也確鑿無疑地表明,耶穌現今正在他的王國裏執掌王權(瑪24章、谷13章以及路21章)。

若望福音1:48-50節指出聖言臨在於無花果樹下:納塔乃耳首先不相信斐理伯的話,因為他和當時一般輕視納匝肋的猶太人一樣,都存有一種牢不可破的偏見:從納匝肋不能生出什麼好的來。默西亞既是拯救以色列民的至善者,怎能出於納匝肋呢?然而當他聽了耶穌的話後,拋下了先前的偏見,對耶穌是默西亞的事,全信無疑了。「當你還在無花果樹下」一句,表明耶穌已經看透了他的心思,因為他在無花果樹下所思念的,只有他自己一人知道,任何人也不能知道,可是耶穌卻知道得清清楚楚。這種超人的智力,使這個心地誠實的以色列人不能不欣悅誠服地說:「辣彼!你是天主子,你是以色列的君王。」「天主子」和「以色列的君王」兩句話,都是指以民所盼望的默西亞。

事後,耶穌更許給納塔乃耳,將來他和其他的門徒還要看見更大的事「你們要看見天開,天主的天使在人子身上,上去下來」。主耶穌在此暗示古時雅各伯所見的異象:「夢見一個梯子直立在地上,梯頂與天相接;天主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來」(創28:12)。在聖祖的異象中,下來的天使,是為給世人傳送天主的恩寵;上去的天使,是為給天主奉獻世人的祈禱和願望。主好像在告訴我們:自從聖言降生為人,因原罪而關閉的天門,現在再開了,天主的恩寵要經過他分賜給世人;世人的祈禱和願望也要經過他傳達給天主。如果貝特耳的異象,為雅各伯是一種安慰和勇力的泉源,那末,耶穌降生為人的奧蹟,為信仰耶穌的門徒不更是神力和安慰的泉源嗎?「人子」是耶穌自稱的名號,這名稱的來源是達尼爾在夜間異象中所見到的那光榮降來的人子;但耶穌只是借用了這個名詞,因為他對默西亞的概念,是著重在依撒意亞所說的「上主的僕人」的概念。可以說「人子」蒙受達尼爾所描寫的光榮以前,先要遭受「上主的僕人」的磨難和苦死。

既然我們正生活在歷史的關鍵時期,當然也要從無花果樹學個道理。如果我們這樣做,在靈性上保持醒覺,我們就有希望親身體驗以下這個偉大許諾的實現:「各人只坐在自家葡萄樹和無花果樹下,無人來驚擾,因為萬軍的上主親口說了。」(米4:4)。

每人安坐在自己的葡萄樹及無花果樹下(米 4:4;列上 5:5)

 

© 2024 董思高聖經中心.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