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里亞(Elijah)

厄里亞的意思是:「我的天主是雅威」,他是基肋阿得的提市貝人,亦是舊約中的一位偉大先知,是惟一神教的激烈護衛者......

厄里亞的意思是:「我的天主是雅威」,他是基肋阿得的提市貝人,亦是舊約中的一位偉大先知,是惟一神教的激烈護衛者,是以色列王(北國)阿哈布及王后依則貝耳的敵對,因為他們倡導了巴耳邪神的敬禮。他以大無畏的精神,克盡了先知的職守,他的聲望在百姓中如此之高,而幾乎成了一位傳奇的人物,也正因此,在聖經有自成一套的關於厄里亞先知的言論、作為及奇蹟的傳說,載於列上17:1-列下1:18。他不只是舊約中的著名人物,就在新約上也是膾炙人口的偉人,提及他有三十次之多(若1:21-25;瑪11:7-14;17:1-13;27:46-49;谷6:15;9:2-13;15:34-36;路8:28-36;雅5:17;默11:1-13)。

厄里亞先知的故鄉,是約但河東基肋阿得的提市貝(Tishbe),他雖沒有留下任何著作,但在舊約傳統中卻是眾先知的典型代表,他不僅是天主的代言人(pro-phetes),而且具有顯赫大能,呼風喚雨,起死回生。最特別的是他乃北國以色列為數不多的先知之一,但其影響力卻遍及南北二國,以至國外。德訓篇論到他說:「當時,又興起了一位激烈如火的先知厄里亞,他的言辭熾熱如火炬。他使人民遭遇饑荒,因他嫉惡如仇,使人民的數目大減;他因上主的一句話,關閉了蒼天;同樣,他三次使火下降(參看列上18:38; 1:10-12)。啊,厄里亞!因你的奇蹟,你是多麼榮耀…」(德48:1-4)。

厄里亞先知雖沒有留下任何著作,但在舊約傳統中卻是一眾先知的典型代表,他不僅是天主的代言人(pro-phetes),而且具有顯赫大能,呼風喚雨,起死回生。最特別的是他乃北國以色列為數不多的先知之一,但其影響力卻遍及南北國,以至國外,而他的故鄉是約但河東基肋阿得的提市貝(Tishbi)。厄里亞的像雙目炯炯有神,一幅嚴肅的面孔,右手舉起一把火劍,他的口號就是「我為上主萬軍的天主憂心如焚」(zelo zelatus sum pro Domino Deo exercituum-聖衣會座右銘)。德訓篇論到他說:「當時,又興起了一位激烈如火的先知厄里亞,他的言辭熾熱如火炬。他使人民遭遇饑荒,因他嫉惡如仇,使人民的數目大減;他因上主的一句話,關閉了蒼天;同樣,他三次使火下降(列上18:38; 列下1:10-12)。啊,厄里亞!因你的奇蹟,你是多麼榮耀…。」(德48:1-4)

厄里亞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物,他的故事和傳說令人津津樂道。但這樣顯赫的一位先知也曾嘗過深刻的逾越經驗(列上18-19)。在這故事中,厄里亞在加爾默耳山上得勝了巴耳邪神的先知,打了一場光輝燦爛的勝仗。厄里亞祈求天主說:「求你今天使人知道:你是以色列的天主,我是你的僕人,是奉你的命作這一切事。上主,求你應允我,應允我!使這人民知道你上主,是真天主,是你叫他們心回意轉。」於是上主的火降下,焚盡了全燔祭、柴木、石頭和塵土,也燒乾了溝中的水。全體人民見了,都俯伏在地說:「雅威是天主,雅威是天主!」(18:36-39)。好一幕凱旋的景象,民眾的歡呼聲就仿如對厄里亞的喝采,「雅威是天主」正好是厄里亞的名字(Eli-Yahu = 雅威是我的天主),這情況實易令人沾沾自喜。但這一幕「顯聖」,卻不如後來的「天主顯現」,更能改變厄里亞。

厄里亞獲得的勝利,未能使所有人回歸上主,尤其是執政者更要追殺他,使他被迫跑到曠野,甚至到了曷勒布山(即西乃山)。他的逾越經驗包括:死亡、孤獨、隱藏的天主、煥然一新。

天主要藉接著發生的事告訴厄里亞,剛才在加爾默耳山上的勝利,僅是曇花一現,能讓人一時振奮,吸口新鮮空氣。但這種壓倒性的勝利,未必能說服人心,「叫他們回心轉意」。事實證明,阿哈布王不但沒有從此改過自身,反而「將厄里亞所作的一切,以及他如何刀斬(巴耳邪神的)眾先知的事,全告訴了依則貝耳。」(19:1)這位來自腓尼基漆東(西頓)和崇拜巴耳的以色列王后,早已令以色列王阿哈布為巴耳興建廟宇,親自去服事敬拜巴耳,激怒了上主(16:31-33)。如今她又要和天主的先知作對,要派人追殺他。依則貝耳遂成了與天主的人作對的典型代表,以致默示錄把她視為邪惡的化身(默2:20)。

厄里亞在加爾默耳(Carmel)山上與巴耳假先知比試(列上18:21-40)

厄里亞逃到了猶大境內......躺在杜松樹下睡著了......有位天使拍醒他說:「起來,吃罷!因為你還有一段很遠的路......(列上19:1-8)

在新約中:拉3:1-3,23,24謂先知會再來替上主預備百姓的心靈,德48:10是這個預言的回聲。先知的升天是如此之出神入化,在猶太人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谷9:11),為此問若翰是否是厄里亞(若1:21; 谷6:15),但厄里亞之再來有更高深的意義,是以耶穌說:厄里亞已在若翰身上出現(谷9:13; 瑪17:12,13),天使亦報告匝加利亞,謂約翰將有厄里亞的精神和能力(路1:17)。曷勒布山是梅瑟代表以民與天主訂立舊盟約而登過的聖山,也是厄里亞登過的「天主的山」。厄里亞一生勇敢維護了這個盟約,是以二人在大博爾山上耶穌顯聖容時,同時出現,作為新盟約訂立的證人(谷9:4; 瑪17:3; 路9:30)。正因厄里亞在以民的歷史上佔有如此的重要地位,及在新舊約中,幾乎無一書不直接或間接地提及到厄里亞,無怪乎後期的猶太人寫過一部偽經,稱之為「厄里亞默示錄」。

偉大的先知──默西亞的前驅:厄里亞的故事膾炙人口,是各世代所傳頌的英雄人物。他更與默西亞扯上關係,作他的前驅。「你乘著火馬車,被火旋風捲去(列下2:11);你受命隨時備妥,為上主發怒以前,平息上主的義怒,為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子,為使雅各伯的各支派恢復舊觀。看見你的人,和安眠於愛的人,是有福的!因為我們也要生活!」(德48:9-12)。「看,在上主偉大及可怕的日子來臨以前,我必派遣先知厄里亞到你們這裡來;他將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子,使兒子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臨時,以毀滅律打擊這地。」(拉3:23-24)。

在加里肋亞的加爾默耳山上,有一座歷史悠久的聖衣會海星聖母修院(Stella Maris),俯視山下(150m)的地中海岸和北方遠處的黎巴嫩──古代的腓尼基。這座山是厄里亞先知的聖山,也是聖衣會的發源地,他們甚至奉先知為他們的精神會祖。這座山有一處名為穆赫拉卡(Muhraqa,阿拉伯文意即祭獻)的山峰(515m),是紀念厄里亞先知與巴耳邪神的先知比試之地(見列上18:21-40)。這裡也建有一座聖衣會修院,庭院中豎立了一座厄里亞先知像。厄里亞雙目炯炯有神,一副嚴肅的面孔,右手舉起一把火劍,他的口號就是「我為上主萬軍的天主憂心如焚」(zelo zelatus sum pro Domino Deo exercituum)(19:10,14)這也成了聖衣會的會訓。

忽然有一輛火馬拉的火車出現......厄里亞便乘著旋風升天去了(列下2:11)

 

© 2024 董思高聖經中心.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