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子(Son of Man)

耶穌自稱為「人子」,除了暗示他有默西亞的神性——他那屬於神體範圍的本性——以及他將要受的苦難,即為上主僕人外,還暗示他末世永存的光榮......

「人子」這稱呼,在舊約內通常指「人」;在厄則克耳先知書中,這稱呼還帶有一種卑微懦弱之意,其意是謂,在天主威嚴前,人只是一個軟弱無能的可憐人(則2章)。在思高譯本內「人子」一名,經常沿用不變,然而也有時偶然譯作「人、子民、人之子、世人、亞當子孫」等。以上這些名詞原無特殊難明之處,都指示「人、世人」,意思毫不含混。困難的是達7:13裡的「一位相似人子者」這名稱,含義隱微,令人費解;大概說來,這名稱與那簡潔的名詞「人子」所指相同,可是由經文的結構以及上下文看來,它的義理,並不那麼簡單。經文說:「我仍在夜間的神視中觀望,看見一位相似人子者,乘著天上的雲彩而來,走向萬古常存者,遂即被引到他面前」(達7:13)。

請注意:達7:9,10兩節描繪審判者的威嚴;11,12兩節記天主審判的第一幕:懲治敵國;13,14兩節則記述審判的第二幕:「似人子的一位」獲得永遠的國權和尊榮。同時,「似人子的一位」與四獸相對峙;世上的國(7:2-12)由下而上,但天主的國卻由上而下;四獸表示四個國,「似人子的一位」自然也有其一國,即天主的國;18,21,22,27等節中「至高者的眾聖者」、「聖民」與「人子」,三者所指相同。「似人子的一位」,是天主聖民的象徵,也是天國的君王,即默西亞王。問題在這裡:達尼爾為了要指出神國的君王,常採用「似人子的一位」這神秘名稱,所以這名稱像「萬古常存者」一樣,在這裡非具有另一種深意不可。不能說,它等於厄則克耳常用的「人子」;厄則克耳說的「人子」、只不過指示「常人」或「世人」,達尼爾為指示「常人」,常用「人」(enash),此處他用的卻是「Chebar enash」,即「似人子的一位」。那麼,在這莊嚴的神諭中,「似人子的一位」這名稱的含意,可真深邃精微了。按拉岡熱(Lagrange)的解釋,這名稱是指默西亞君王的人性。按其他的學者,如色林(Sellin)等:如果能把全章的內容加以仔細體察,那便不難明瞭這名稱的含義,是在暗射默西亞所屬的「神體範圍」,他具備天主的權能,有著與天主同樣的顯赫尊威;換句話說,「似人子的一位」不僅是一個人,且也是個具有天主性的人,就如聖詠第2篇中天主向那位受傅者說的:「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了你」。

既然這位神秘人物,這位被達尼爾描繪成「似人子的一位」,是指默西亞,是指一個超越常人而屬於「神體範圍」的默西亞,那麼,順理成章的,猶太人民從此以後遂利用「人子」這簡化名詞,來指示將要來臨的默西亞,如哈諾客書62:7-16,厄斯德拉卷四13:3。此外,還有一些著名的經師,如阿基巴(Rabbi Akiba+135)等,憑著達7:13所說:「乘著天上的雲彩而來」的那句話,稱呼默西亞為「乘雲者」(Hanani)。為此,那位生於第十世紀的撒阿狄雅(Saadias)大博士也把猶太經師對達7:13,14所講的意見綜合起來說:「人子即指默西亞——我們的正義;雲彩是指歡迎默西亞的眾天使」。

因為將來人子要在他父的光榮中同他的天使降來,那時,他要按照每人的行為予以賞報

由上述各節看來,可知舊約中「人子」一詞包含的意思並不單純,其中尤以「默西亞」的深遠意思為最。事既如此,無怪乎當耶穌在耶路撒冷自稱「人子」,而預言「人子」的慘死時,有些猶太人不明白耶穌的辭旨而驚問說:「我們從法律上聽說:默西亞要存留到永遠,你怎麼說:人子須被舉起來呢?這個人子是誰?」(若12:23,34)。這個「人子」便是達7章間接暗示要受苦的默西亞。默西亞的真正身份所以不為一般民眾所明白,是因為在瑪加伯起義之後,尤其猶太人久受羅馬帝國的欺凌壓搾以後,除了一些瞭解「人子」這名稱的確實意義的學者和一個小團體外,茫茫眾生如大旱之望雲霓,翹首渴望的默西亞的肖像,便是在戰場上消滅一切敵人,在政治上振興猶太固有聲威的一位新奇達味,一位大武士。觀乎他們常稱默西亞為「達味之子」或「默西亞君王」的事實,就可窺見其心意了。再說,由於這「人子」一名,為耶穌同時代的大部份人士是句隱語,耶穌就故意常用它來指稱自己。按各聖史所記載的,瑪三十一次,谷十四次,路二十五次,若十二次。這名稱為沈思者指出耶穌的默西亞的尊位;這名稱也暗示默西亞的苦楚,為此,耶穌用這名稱來韜光自己,一則可把達的預言和依關於上主僕人所載的預言,十分自然地融合起來;二則也可把羅馬人的猜疑心消釋於無形,因為如果他自稱為默西亞,萬一這種猜疑心果真萌生了,按通常的歷史發展來講,耶穌豈不要受到羅馬人的忌恨,因而失去其充分利用在世的時間,而無法完成他所負的使命?再者,耶穌自稱為「人子」,除了暗示他有默西亞的神性——或至少他那屬於神體範圍的本性——以及他將要受的苦難,即他亦為上主僕人外,還暗示他末世永存的光榮,這可由他在受審時答覆大司祭蓋法的話見到。他當時的答覆可把「人子」這名詞所含的全部奧義,表露得淋漓盡致了(瑪26:63-65等)。

耶穌常用的「人子」這名稱似乎不被初期教會續用,因為:新約中除四福音外,這名稱只見載於宗7:56,那便是聖斯德望被砸臨死所說的話:「看,我見天開了,並見人子站在天主右邊」。原來只須稍加審度,便知此乃必然現象。聖保祿說:「由於耶穌從死者中復活,被立為具有大能的天主之子」(羅1:4),因此,信友們或稱他為「天主聖子」,或稱他為「主」,為「主子」。

「似人子的一位」不僅是一個人,且也是個具有天主性的人,就如聖詠第2篇中天主向那位受傅者說的:「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了你」

 

© 2023 董思高聖經中心.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