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主持復活前夕守夜禮:復活之光勝過死亡與仇恨的黑暗 - 08/04/2012 18.57.29

(梵蒂岡電台訊)聖週六,教宗本篤十六世在聖伯多祿大殿主持復活前夕守夜禮。教宗在講道中強調:信德向我們顯示天主的光,使自由與發展成為可能;相反地,遮蔽天主和價值觀,將把人與世界推入危險的威脅中。教宗也在這場隆重的禮儀中主持了聖洗聖事、堅振聖事,以及讓來自阿爾巴尼亞、義大利、德國、斯洛伐克、土庫曼斯坦、喀麥隆和美國的八位教友初領聖體。
(梵蒂岡電台訊)聖週六,教宗本篤十六世在聖伯多祿大殿主持復活前夕守夜禮。教宗在講道中強調:信德向我們顯示天主的光,使自由與發展成為可能;相反地,遮蔽天主和價值觀,將把人與世界推入危險的威脅中。教宗也在這場隆重的禮儀中主持了聖洗聖事、堅振聖事,以及讓來自阿爾巴尼亞、義大利、德國、斯洛伐克、土庫曼斯坦、喀麥隆和美國的八位教友初領聖體。

復活前夕守夜禮由燭光禮開始,聖伯多祿大殿籠罩在漆黑與寂靜無聲中,在漆黑與寂靜無聲中卻保守著亮光與確信:基督復活了!在復活宣報後,大殿內霎時間綻放的光明溫暖、照亮了所有在場信友的心,因為復活的「基督,昨天,今天,直到永遠,常是一樣的」。

教宗在彌撒講道中表示,復活節是一個新創造的慶典。正是因為如此,教會在這一天的禮儀中,以舊約的創造作為開始,好使我們能學習正確地了解新創造。創造是朝向天主與受造物之間的共融,它的存在是為了回應天主的偉大光榮而開啟的空間,是愛與自由之間的相遇。教宗說:「當我們說天主創造了光,這意味著天主創造了這個世界為一個知識和真理的空間,相遇和自由的空間,善和愛的空間。物質基本上是好的,存有本身也是好的。邪惡不是來自天主所創造的存有;邪惡是藉著否定而存在。它是一個『不』。」

藉著基督復活而再次開始的新創造,引導我們在他之後,進入復活的新生命,他戰勝了所有形式的黑暗。他是天主新的一天,為我們所有人也是新的。教宗說:「生命比死亡更強。善比惡更強。愛比恨更強。真理比謊言更強。數天前的黑暗,在耶穌從墳墓中復活,成為天主的純正光明的那一刻起被驅散了。」

那麼,這一切如何能實現而不至於淪為空談呢?教宗說,答案就在聖事裡:「藉著聖洗聖事和信德的宣示,主耶穌搭建了一座通向我們的橋樑,經由這座橋樑,新的一天要來到我們中間……新的一天,那永不能摧毀的日子也來到我們中間。基督牽著你的手。從今以後,你要得到他的支持,你要如此地進入光內,進入真生命中。」

為此,古代教會稱聖洗聖事是「光照的聖事」。今日的人們如果沒有天主,即使能夠看見並探究具體的、物質的東西,卻不能看見世界從哪裡來、往哪裡去,也看不見善與惡的區別。教宗重申:「令人看不到天主和事物價值的黑暗,是對我們的生存和對整個世界的真正威脅。如果天主和價值觀,善與惡的區別,被黑暗遮蔽令我們無法看見,那麼,令我們擁有不僅進步、而且難以置信力量的所有其他光照,同時也將我們和世界推入危險的威脅之中。」

教宗接著說:「今天,我們有能力將我們的城市照耀得如此明亮,以至於再也看不見天上的星星。這不正是我們受光照問題的一個圖像嗎?對於物質的事物,我們所知與所能的程度達到難以置信的地步」,對於天主和善卻無法辨認。「因此,向我們展示天主的光的信德,才是真正的光照。」它向我們顯示天主的光,開啟我們的眼睛,接受真正的光。

教宗在彌撒講道最後強調了復活前夕,教會使用一個非常特別而且樸實的象徵:蠟燭,來呈現光的奧祕。所有的人都從復活蠟燭接受了光;此外,復活蠟燭也是基督的象徵,他為了世界的光明和生命而燃燒自己、犧牲自己,使人接受源自天主美善的溫暖。再者,蠟燭的光是火焰。火是塑造世界的力量,令事物改變的能力。火也提供熱能,這些都展現了基督的奧祕。作為光的基督是火,是燒毀邪惡來改變世界和我們的火焰。這火同時也是熱,不是冰冷的光,是我們在其中能與熱,及與天主的美善相遇的光。

而這蠟燭的製作歸功於蜜蜂的勞動,天主的整個創造都投入其中,因為藉著這蠟燭,天主的創造帶來了光。這一點也可以作為教會的反思。教宗說:「教會中,信徒活躍團體的合作,幾乎相當於蜜蜂的勞動。他們建造了光的團體。我們可以將蠟燭看作是對我們和對我們在教會團體中共融的呼喚,只有當基督的光照耀全世界時,教會團體中才能有共融。」

© 2023 董思高聖經中心. 版權所有